艾米莉33

“听说人的每个选择都会诞生一个平行宇宙,所以我希望那个宇宙的你们会在一起。”

【翔霖】我想和你在一起

我终于又来发文了

你们应该等了很久吧

一开始我要写非常悲的那种的

所以前面听的是怎样这首歌

后来很久没更文了

听的就是爱的就是你这首歌

所以前后画风可能不一样

我想不到的是居然被我甜回来了




2017年12月24日,今天是家族的圣诞夜,他们还是和上次嘉年华一样出去吃东西了,马嘉祺问他:“贺儿,你去吗?”他摇了摇头,嘴里说着累了,想回去睡觉了。

与他们分开之后,他并没有回公司宿舍,一个人漫步街头去了。穿着一件大大的风衣,围了一条围巾,把自己的半边脸都藏在了围巾内。平安夜啊,大街上都是手牵着手逛的情侣,谁管得着他一个“单身狗”。

去年的这个时候他还和严浩翔表演了一个节目呢,可惜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。

他讽刺地笑了一声,就像一些小姐姐说过的,十二子的时代已经结束了。

其实他们没有像网络上粉丝脑补的那么频繁地联系,也没有他们所说的那么老死不相往来。

他和严浩翔啊,无聊啊的时候还是会拿手机发发信息,斗斗图。

两人的公司啊,都不允许他们联系的,所以他们都没存对方的电话号码,但是号码都烂记于心,倒背如流。他们实在是想对方想得不行的时候呢,会打个电话,就算什么都不说,电话就这样通着。

去年的这个时候吧,他是和严浩翔一起压马路的,也就是走到这里的时候,严浩翔把他要走的消息告诉了贺峻霖。

严浩翔他说他怕,怕自己能力比贺峻霖要差,怕自己不能和他同一批出道。实际上他上次无意中看到了一张出道名单,他只看到了一眼就被别人拿走了,上面并没有十二个人,但是他看到了贺峻霖的名字。

他并不是一个敢拿几年时间去赌的人,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出道,但是他知道的是,如果这一次不出道的话,还要等上几年。

他不想,他也不敢。

“霖霖,我...”他看着贺峻霖开心的模样,好像有些许的说不出口,或许对他来说有点残忍:“我要和小黄哥走了。”

贺峻霖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消失了:“什么?你...要走了?”

严浩翔点点头:“对不起啊,但是相信我,你会好好的出道的,但是我等不了了,错过了这次出道,可能还要等几年吧,我想我们并肩一起走,我不希望落下你几年。所有...对不起啊...”

贺峻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抱住了他:“翔宝,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啊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,你也不列外。”然后摸了摸他的头:“我记得你刚来的时候还和我差不多高来着,为什么突然间就窜那么高了。”他的这句话伴随着一声抽泣。

走在街头的贺峻霖叹了一口气,那一天他居然不争气地哭了。

他穿那么薄,好像有点冷呢,然后脸再往围巾里缩了缩。要是严浩翔在这里的话,又该骂他了吧,他明明是哥哥,还这么不懂照顾自己。

“我这里天快黑了,那里呢。我这里天气凉凉的,那里呢。”

......

“如果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,我们是不是还是深爱着对方,像开始时那样,握着手就算快天亮。”

......

他走到一家商店的时候听到了这首歌,他以前听这首歌的时候,怎么没有发现这首歌这么适合他俩。

严浩翔,现在在蒙特利尔,和他隔了大半个地球,时差间隔12个小时。

他长叹了一口气,缩了缩肩。严浩翔,我这里快十二点了,你这个懒虫应该才醒不久吧.....

然后他掏出手机,点开严浩翔的头像发了一条信息:“懒虫,起床了,别睡了。”没想到对方也刚好发了一条信息:“夜猫子,别逛了,快睡觉。”

他居然被一个懒虫这样说,他就不乐意了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瞎逛的?”

对方发了一条语音:“你去年也是这样子的,我都想睡觉了,还要拉着我去压马路,就是嫉妒我比你高,想让我睡少一点然后比你矮是不是?”

然后贺峻霖发了个表情包【微笑里透露着mmp】然后还附上了一段文字:“这都被你发现了啊。”

“你怎么没有和阿程哥他们去吃东西?”

“我不饿。”

“你不胖,好像最近又瘦了,多吃点。”

“我想你了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......

严浩翔知道,他们家霖霖并不是特别喜欢闹腾的人,私底下挺安静的,就像他哥说的,他一点都不TF。

他这一辈子最对不起贺峻霖的就是去了易安,但是他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也是去了易安。

没错,他等不起。

贺峻霖走到一张长椅上拿着小号刷起了微博,他知道他们的粉丝这么早是不会睡的,就在翔霖和霖翔的话题里发了篇微博:

“或许他们还有联系,或许每天都有早安晚安,或许他们除了慕尼黑还约定过要一起踢足球,或许他们在想念对方的时候还会打电话,或许他们现在还在聊天呢。他们呀,现在还很好呢......或许贺峻霖并没有怪严浩翔,或许严浩翔早就和贺峻霖说了要离开的事情,或许贺峻霖当初支持他了,或许现在贺峻霖很想他,很想很想他。或许贺峻霖还想抱抱他的翔宝,或许贺峻霖现在一看到足球就想起了他,或许啊,他们慕尼黑的约定还没结束呢......   -----《或许》”

他看着自己这篇微博的赞和评论慢慢的增加,也忍不住点进去看评论了。

“小姐姐,深夜扎心真的好吗!”

“对,小姐姐说的对,他们肯定还有联系的。”

“贺峻霖很想严浩翔,但是严浩翔有没有很想贺峻霖呢?”

“虽然我们翔霖糊了,但是我们会码文,会写段子,还会扣糖,翔霖一生推呀。”

“翔霖虽然在两地了,但是他们越长越像了呢。”

......

贺峻霖看着评论笑了,什么小姐姐啊,他们平时不是叫他崽崽的吗?

直到他看到这个评论:“霖霖?”这个微博的ID叫“带霖霖去慕尼黑”。这就巧了,贺峻霖的ID正好是“陪翔宝去看拜仁”。

他知道是他,他也知道是他。

其实去年的那一句“你心动了吗?”还历历在目。

他关掉了微博,就算严浩翔知道了又怎么样,其实他真的很想他,很想很想。

如果现在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?他不知道......

贺峻霖回到了公司宿舍,天泽他们也正好回来了,手上还提着两碗凉糕和一碗凉虾:“小贺啊,这是我们给你的吃的。”他还有一碗凉糕没有放下。

他拿着另外一碗和马嘉祺上楼了:“你还要打包一碗回宿舍吃,胖死你啊,吃什么吃,别吃了,我扔了。”口是心非,还不是乖乖地拿上楼给马嘉祺了。

贺峻霖看着他俩,他们以前也是那么要好的。

贺峻霖去了房间内,躺在床上,脑袋全是在街上听到的怎样。

说真的,他从来都没有想过,如果他俩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,他只知道以前他和严浩翔以前规划的未来都有对方。

深爱着对方啊......他敢说吗?说了恐怕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吧......

2017年12月31日半夜十一点

“喂喂喂??翔宝你那边是不是信号不好?总是一卡一卡的?”

“是吗?那我离WiFi近一点。”

贺峻霖看着屏幕内的严浩翔笑了,今年他们还是在一起跨年。

“还卡吗?”

贺峻霖摇了摇头:“我想看看蒙特利尔是什么样子的?”

严浩翔却鼓起了腮帮子:“在一般电视剧里不是这样演的,我们这么久没见了,你应该只看我才对,我才不给你看蒙特利尔呢。你要看的话,下次我俩一起来吧,就我们两个。”

宿舍内的门突然打开了,是宋亚轩:“贺峻霖,我们去吃......”他没有说完这句话是因为,贺峻霖躺在床上,看他拿手机的样子像是在和谁视频,再看看这脸上的笑容。好了,他不用想都知道是严浩翔了。

所以他脸一黑,立马把门给关上了,他不吃这狗粮!!!然后在外面大喊一声:“小马哥我们走吧,贺峻霖不去了。”

然后他手机里传来这样一句:“你又不去吃东西啊?”

“不去,跨年夜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严浩翔低着头笑了笑,什么也没说。

“哇塞,我看到小逸哥他们去鬼屋了,你怎么没一起去?”

“严浩翔,你信不信我打你。”

说起贺峻霖怕黑这件事情,他严浩翔一开始也是不知道的。那一天下午训练完,他哥拉着他们看了一部超级恐怖的鬼片,然后那一天贺峻霖偏要拉着他去公司宿舍睡觉,把他拉去宿舍就算了,还要他陪他一起睡觉,陪他睡觉就算了,他还发篇微博说我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,这简直比他的人设还傲娇。

没办法,谁让他是他老婆,老婆还是要宠的。

那天晚上,严浩翔睡得特别熟的时候,贺峻霖突然叫醒了他:“严浩翔,浩翔,醒醒。”

因为当时还是迷迷糊糊的,他睁开一只眼睛看着他:“怎么了?”

“陪我去上厕所,我...我不敢...”

然后严浩翔就任由贺峻霖这样抱着去了厕所:“你别走听到没有!一定不能走!”严浩翔迷迷糊糊的点点头,贺峻霖还是不放心,把他拉进了厕所:“你别动哈。”

没想到他刚上完厕所灯就突然熄了,整个厕所都是黑的,然后贺峻霖凭借着直觉跳到了严浩翔身上大声地尖叫了一声。

当时严浩翔就被吓醒了,他家霖霖现在两条腿夹在他的腰上,双手环着他的脖子,完全地挂在了他身上,他先是愣了一下,他没想到贺峻霖那么怕黑,居然比他还要怕。然后就这样抱着他家贺老师,拍拍他的背:“好了好了,霖霖别怕哈,我们走。”

然后把他抱到房间门外,他用一只手扳动了门把,打不开...“霖霖,门锁了,你先下来,我要去找钥匙开门,你先待在这里好不好?.”

贺峻霖的脑袋摇了摇,蹭得严浩翔的脖子很痒:“我不~我不下来~”然后头一直埋在他肩膀里。

他没得办法,还能怎么办,现在又没得钥匙,只好抱着他,一手护着他的腰,一手摸摸他的脑袋,幸好他家霖霖轻,不然就抱不动了。然后用他所认为非常霸气地一脚踹开了门,这门...质量也太不好了吧......

走到床边打算把他放下来:“霖霖?霖霖?下来了,我们睡觉觉了好不好?”现在的贺峻霖真像一个小孩子。

“我不~”

“那你想干什么呢?”

贺峻霖把脚踩在了床上,手却依然环着严浩翔的脖子。然后他在贺峻霖耳边说了一句:“霖霖,快点松手,不怕了哈。”

然后他爬上了床,贺峻霖直接趴在了他的胸膛上,缩成一坨小小的。

自从这一次起,严浩翔本来一典型的直男,就这样被贺峻霖那妖精彻底搬弯了。

但是他一直没告诉他。

“严浩翔,我想看蒙特利尔。”

“看什么蒙特利尔,看我。”

严浩翔看了一眼时钟23:30,然后就掐断了和贺峻霖的视频。

贺峻霖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,不给他看他生活的地方就算了,还不一起跨年,真是......越想越气。

23:35,严浩翔打来了电话:“霖霖开门。”

“干嘛?”

“你开门就知道了。”

贺峻霖光着脚丫子走到了门前,然后打开了门,是严浩翔:“你...你不是在蒙特利尔吗?”

严浩翔从上到下看了一眼他的霖霖,光着脚丫子,一把把他抱起,放在了床边,帮他穿上了鞋子:“好了,鞋子也穿好了,跟我一起出去吧。”

“干什么去?”

“解放碑跨年。”

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“不告诉你。”

“你怎么回国了?”

“想你了。”

23:55,解放碑。今天是跨年夜,很多人,重庆比较年轻的情侣啊,都喜欢在解放碑跨年呢。

马嘉祺他们也正好吃完东西来到了解放碑,自然是看到了贺峻霖,他问李天泽:“天泽,你看那是不是贺儿?”

“是的吧......他旁边的那个人是谁?还搂着我们贺儿?”

宋亚轩听到了这一句话就顺带过去看了看,然后瞪大了眼睛:“严...严浩翔?”

马嘉祺听到这个名字当然不陌生,毕竟以前也是这个经纪公司的,而且经常听他们提起他:“他就是浩翔啊?不是说比贺儿小吗?怎么高了半个脑袋?”

李天泽嘴里蹦出了一个这样的词:“年下攻。”要是粉丝知道了天泽嘴里蹦出了这样一个词,又该说他监视饭圈了吧。

“10...9...8...7...6...5...4...”

“3!”

“2!”

“1!”

“霖霖,新年快乐!”

“你也是,新年快乐。”

然后贺峻霖抱住了严浩翔:“听说,在最新的一年第一个抱住的人,会在这一年中都陪着你。”

严浩翔非常宠溺地笑了:“听说,在新的一年第一个亲吻的人,会在这一年中一直在一起。”然后他顿了顿,捧着霖霖的脸问:“所以,你想和我在一起吗?”

贺峻霖用力地点了点头,然后居然哭了,他严浩翔可见不得贺峻霖哭,心疼地一把抱住了他。

“严浩翔?其实我早就开始喜欢你了,只是不敢和你表白。”

“为什么?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“我怕你不喜欢我,我怕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了了。”

严浩翔把他埋在怀中,摸了摸他的头,府下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:“我一直把你当老婆宠着,你却一直把我当兄弟啊?峻霖你可真厉害。”然后就吻住了他。

“严浩翔?”他们身后传来了丁程鑫的声音。

“哇!阿程哥!我想死你了!”然后对着丁程鑫就是一熊抱。

然后看着敖子逸:“小逸哥,我知道,在我不在的日子里,你没少欺负霖霖,所以...我已经打电话叫其淋哥来了,他说你这些天太撩了,要来收拾你小子了,你还是快走吧,其淋哥这几天脾气挺暴躁的。”

然后敖子逸怂了,贺峻霖也终于看到了敖子逸这小霸王怂了,真是难得。

不知道多少年后,贺峻霖翻着严浩翔的手机,发现了一个锁住的相册,他用他的生日打开了。里面的相片,好像是那一年圣诞夜,他一个人走在了街上。严浩翔这小子也是做得出来,竟然瞒着他那么久,原来早就偷偷的回来了。

“严浩翔你给我过来!”

然后严浩翔拿着锅铲从厨房出来了,他真的好生气哦,一把就把他摁在了沙发上吻了起来,严浩翔还不知所措,他怎么了吗?

“我很生气,所以...你要一辈子都属于我。”

严浩翔真的觉得贺峻霖很可爱,摸摸他的头发:“好~我喜欢你,一辈子都喜欢你。”

然后那天下午严浩翔带着贺峻霖出门了,一起去了游乐场,那种没带任何口罩和帽子的那种。

第二天的头条,严浩翔贺峻霖出柜。


(不要往下滑了)

(我说真的)



(我已经提醒你了)

(不想看BE就不要滑了)



(再往下滑就BE了)



(是你不听的哈)


2017年10月5日,贺峻霖醒了,原来这是一场梦,梦醒了啊,就什么都没有了呢,可能是因为今天严浩翔从蒙特利尔回来了,他太想他了吧。

END.











然后我给个下期预告吧

其逸文

军医×上校

敬请期待

评论(12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