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米莉33

“听说人的每个选择都会诞生一个平行宇宙,所以我希望那个宇宙的你们会在一起。”

我亲爱的少年 02

抱歉最近有一些事情要处理

原本是每天一更的

然后这几天麻烦你们记一下我有几天没更

到时候告诉我

我会每天几更补回来的

相信我

好了我不说了,正片要来了




“真的想不到离别居然会来得那么快,我都还没陪你做完一起约定过的事情呢。”




02.
丁程鑫趴了五分钟就在黄宇航怀里睡着了,反正也是午休,就让他在会议室里睡着了。黄宇航觉得他睡着的样子比他疯的时候可爱多了,从前他觉得丁程鑫就是个疯子,但是现在好像改观了。


午休结束后高一四班教室内,张真源转过头对他身后正在做习题的人说:“严浩翔啊,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加入音乐社?要自己创一个足球社?学校不是有足球校队吗?”


他停下正在写题的手,抬起头回答他:“因为我喜欢踢足球啊,参加足球校队要比赛,我不想参加,我还要做题。”张真源看着他摇摇头,叹了一口气:“唉,不愧是学霸。不过说得也是,刚创建的足球社就有那么多人报名,还听说我们这届的女生都很喜欢呢。”


严浩翔想了想:“女生喜欢?......哦,我知道了,我们社来了个很可爱的男孩子,应该是因为他吧,叫什么来着?贺...峻霖吧?”


张真源好像闻到了八卦的气味,他是从女生们口中听说是严浩翔创的足球社才喜欢的,他可从来没有听过贺峻霖呐,很可爱?难得听说他用这个词形容一个人,他真的很想看看这贺峻霖是谁了。


高二五班化学课,老师正在台上讲题看到方翔锐趴在桌子上睡觉:“方翔锐!你给我来回答一下这道题。”他被同桌推了一下醒了,非常迷茫地站了起来:“老师,我...”他看了一眼丁程鑫,他比了一个C给方翔锐:“选C吧?...”


老师拍了拍讲台:“什么叫选C吧?”方翔锐非常委屈:“是丁程鑫告诉我选C的!为什么他睡觉您不骂他?”老师听到他说这一句就走下来讲台:“他考试能打满分,你行吗?出去罚站!”


他站了出去,几分钟后丁程鑫也出来了:“方方呐,你也是挺有勇气的啊,敢这样和那巫婆说话。”


方翔锐看了一眼他:“啧,鑫鑫啊,你出来干什么?不怕被你们家会长知道?要是让他知道,你那好学生的标签可又要被毁了。”丁程鑫轻轻地踢了一脚方翔锐:“你还是先管管你自己吧,小心我去告诉你们家社长你上课睡觉还被老师叫出来罚站。”


放学后社团活动足球社,严浩翔带着他的队员去了足球场:“今天是我们足球社第一次训练首先我们开始做体能训练,好了绕场先跑十圈活动一下。”


“啊~为什么要这样。”“我们是足球社不是足球校队呀!”......其他的人都在抱怨,只有贺峻霖一人默默地走向跑道。“还不快去!再抱怨的加五圈!”严浩翔咆哮道。


一圈...两圈...三圈......九圈...十圈...他盯着贺峻霖跑了整整十圈,他在其他队员都在抱怨的时候,他没有说任何一句话,严浩翔本以为他那弱小的身板最多只能跑五圈,没想到还挺耐折腾的。只是他实在是太沉默了,他都不知道他的声音听起来是什么样子的,严浩翔非常感兴趣地笑了:“其实还挺可爱的嘛……”


贺峻霖第一次参加社团活动他就被一个变态社长折磨,他容易吗?在跑十圈的时候已经在心里骂了社长一万遍了,没想到严浩翔喊住了他:“贺峻霖,来比一场吗?”他转过头去看他,这个社长是脑子有问题吗?刚才他跑步一直盯着他看就算了,现在还拉着他不放了是吧?


贺峻霖想了又想还是答应他算了,不然他的社团生活就过不下去了:“好啊。”虽然他只说了两个字,但是严浩翔依旧还是认为他的声音是好听的,有点烟嗓的感觉他很喜欢。


没错,足球社两大男神的PK比赛,那些女生没有看到真的是太遗憾了。要是你问我结果的话,严浩翔以一分的差距赢了贺峻霖,两个男生在操场上无忧无虑飞奔的样子,他们长大以后都在回忆呢!当然这也是后话了。


严浩翔问了贺峻霖一句:“你有喜欢的球队吗?”贺峻霖和他一起坐在了足球场上:“拜仁。”严浩翔非常高兴:“好巧哦,我也喜欢拜仁!!你最喜欢谁?”“迪马利亚。”“我喜欢莱万!!”


贺峻霖看了一眼严浩翔:“你话很多诶。”然后转身打算离开


“贺峻霖,其实你挺可爱的。”


贺峻霖最讨厌别人说他可爱了,然后转过身子来对他说:“严浩翔,我可爱你大爷!你才可爱,你全家都可爱!”严浩翔惊呆了,还...还可以这样骂人的?


音乐社,何洛洛坐在社长的座位上 :“学校周年庆就要到了,我们音乐社要弄一个节目的,大家有什么好的推荐吗?”


“我觉得张真源唱歌挺好听的!”


“我觉得陈泗旭唱歌挺好听的!”


这...大哥们这是只有一个节目啊……何洛洛看了看张真源又看了看陈泗旭:“要不你们两个人一起弄一个节目?”


陈泗旭在那里摇了摇头:“我不要上台...”何洛洛想了想,陈泗旭也是他们音乐社的一张王牌了,肯定不能不参加的,他有看了看张真源:“要不?真源啊,你先带着泗旭一起排练,不敢上台这种事情还是不能发生在咱们音乐社啊。”


张真源盯着陈泗旭看了一眼,他性格好像有点内向,不敢上台也是情有可原吧:“可以的社长,我先带着他排练,我保证他上台的时候可以不怯场。”(离儿内心os:是真的!锅盖牌假奶可不是骗人的!)


“嘭!”门被推开了,进来的是方翔锐:“糯糯...糯糯对不起,我又迟到了。”何洛洛仿佛已经知道了这个答案:“你看,我上次说了你就是这种人吧,好了,我也不计较了,我还不懂你吗?”然后拦上方翔锐的肩:“现在散会你们去排练吧,方翔锐要请我喝奶茶了。”


方翔锐吃惊了:“我什么时候说要请你喝奶茶了?”何洛洛看了他一眼,好像有点生气了:“给我买奶茶喝你很委屈吗?还是说你想买给其他人喝?”听到这句方翔锐还不得赶紧哄:“没...没,我哪敢啊我的社长大人,喝奶茶是吧,走我们立刻去,我请客。”


留下一群人在音乐社里,黑人问号脸,他们...他们是来受虐的吗?然后第二天门内就被贴了一张纸,“音乐社禁止撒狗粮!括号:特别是某位社长和某方!!!”




哈哈哈,偷偷告诉你们啊

其实我还藏了几个锅盖没放出来

你们猜猜还有谁?

评论(7)

热度(35)